城市管理,绣花功夫怎么下
2017-04-20 14:06:00  来源:人民日报

  何鼎鼎:前些天,国家发改委、住建部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推动垃圾分类有了全国性的制度化方案,这其实是城市谋求精细化管理的体现。今年两会时,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也强调,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治理者的针脚密不密,决定了城市运行的阵脚稳不稳。

  朱珉迕:面对复杂问题,现代城市处于高度变动之中,管理无法一劳永逸。“绣花”成为共识,意味着城市管理迎来全方位转变。这种思维强调因地制宜、因时而异,坚持从需求出发、突出问题导向,以最精细的态度来面对城市治理。

  何鼎鼎:城市在生长,问题也在生长,治理就不能“一刀切”,而要“一刀一刀切”。在之前连线中,我们聊到过要为共享单车争路权,但随着它的爆发式增长,乱停放又成为新难题。类似的,发展新能源汽车有助于治理大气污染,但光有产业政策不够,决定消费者买不买的,却是一根充电桩。可以说,城市管理就像箍木桶,消除短板只是第一步,不断扎紧才是贯穿始终的,这样的管理才不会让幸福感轻易流失。

  朱珉迕:短板有看得见的,还有看不见的。从一股脑地抓长板,到开始着手补短板,这是第一步;而补齐表面的短板后,弥补深层次的短板,则是更艰难也更重要的一步。比如集中整治之后,几乎所有城市都遇到过“回潮”的问题。回潮是因为政策效果的衰减,治理者必须有一种更为全面长远的制度考量。

  何鼎鼎:城市是个复杂系统,尤其是对超大城市的城市管理和社会治理,是世界级难题。1949年解放上海时,中央缺少大城市管理经验,为此请教了很多有识之士。今天的上海更美了,治理经验更多了,但困惑未必更少。

  朱珉迕:去年至今,上海花了大量精力进行综合交通治理,投入巨大、成效显著,但谁都不敢说问题都已解决。何况,即使“路面上”的问题缓解了,“地底下”的问题总会浮现。据统计,上海有10条轨道交通线路高峰时段处于超负荷状态,能否增加运能、延长运营时间,成为政府与市民的共同关切。原定4月初推行的延长方案又因故延后,复杂性和难度可见一斑。结果证明,做成这件事并非“加几辆车”“多配些夜间检修工人”就行的,而涉及复杂运行系统的整体调整,是一道颇有难度的考题。

  何鼎鼎:地铁调图不容易,为整个城市绘一张精细管理的图就更难了。但可以肯定地说,要实现精细化治理,政府不能包办一切。今天,网约车平台、共享单车企业,事实上正在参与城市治理。理想的城市管理,应该做到在精细管理中催生更多细分服务,又不因包容生长而包庇问题,也要能在“人脑”之外,找到智能化管理的“外脑”,推动智慧城市的发展。比如国土部表示年底前实现全国不动产信息联网,这对于城市治理者精准调控楼市、分析人口流向意义重大。

  朱珉迕:没错。“绣花”一样的管理,单靠政府大包大揽,很难再行得通,必须学会调动多元力量。同样是公共自行车,共享单车赢在了真正以需求为导向,而非行政化布局与管理。这个案例足以说明,全靠政府包揽,既不实际,也不实惠,这就要求城市管理者以更开放的胸怀让社会治理创新走上“多点开花”乃至“百花齐放”的轨道。当然,对于市场无法触及、不愿触及的公共领域,政府应当更加用力。当政府、市场与社会能够各司其职,精准治理、良性治理才成其可能。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朱珉迕   编辑:韦轶婷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说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