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学用“两论” 建设百年油田
2017-11-13 11:43:00  来源:《红旗文稿》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党员干部要学习研究经典著作,发扬我们党学哲学、用哲学的光荣传统,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共产党人的看家本领。今年是毛泽东发表《矛盾论》《实践论》80周年。毛泽东所著的《矛盾论》《实践论》,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经典论著,是发展的马克思主义,奠定了我们党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基础,蕴藏着无限的真理光芒和民族智慧。大庆油田的开发建设,以“两论”起家,是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指导国有企业建设的生动案例,创造了举世瞩目的辉煌业绩,开创了“当好标杆旗帜,建设百年油田”的宏伟实践。

  一、“两论”既是思想武器,又是行动指南,是夺取会战胜利的致胜法宝

  大庆石油会战旗帜鲜明地将“两论”作为思想武器和行动指南,用辩证唯物主义观点去分析、研究、解决开发建设中的一系列问题。

  依靠“两论”统一会战队伍的思想意志。早在开展松辽石油大会战之前的1959年底,周恩来总理听取石油工业部汇报,十分关切会战的准备情况,并预见到会战时将会遇到重重困难,他对余秋里同志说:“要用毛泽东思想指导会战。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去分析解决会战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果然,会战一开始就面临着许多严峻的考验,人力不足,资金不足,设备缺乏,材料缺乏,生产设施不配套,气候严寒,生活条件差,缺乏勘探开发大油田的实际经验,会战队伍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想法不一、信心不足,有的甚至被吓跑,开了小差、当了逃兵,等等。面对错综复杂的困难和矛盾,经过认真分析形势任务,会战工委感到,只有运用辩证唯物主义这个有力的思想武器,才能统一人们的认识和行为,才能正确地认识和解决矛盾,才能夺取会战的全面胜利。于是,会战工委做出了第一个决定,就是《关于学习毛泽东所著<矛盾论>和<实践论>的决定》,开展了以社会主义教育为主要内容的形势任务教育,在全油田迅速掀起了学习“两论”的热潮。通过学习,会战职工深刻地认识到,这困难、那困难,国家缺油是最大的困难;这矛盾、那矛盾,国家建设等油用是最主要的矛盾。“两论”点燃了会战职工的爱国激情,统一了思想,坚定了信心,站稳了脚跟。1960年6月1日,首车原油外运,开创了中国石油工业的新纪元。

  依靠“两论”激发迎难而上的顽强斗志。石油会战,是在困难的时间、困难的地点、困难的条件下打上去的。1960年4月29日,会战工委召开了万人誓师大会,提出“要发扬革命精神,知难而进、正视困难、克服困难”。铁人王进喜喊出了“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钢铁誓言。誓师大会的召开,吹响了石油会战的战斗号角。会战伊始,从机关领导到一线工人,全体会战职工都以“两论”为指导和思想武器,向困难挑战。钻机设备运到火车站,没有大型吊车,会战职工就化整为零,靠人拉肩扛把钻机运下火车,运往井场。现场没有水,他们不等不靠,破冰取水,抢抓时间保障开钻。四万多人的会战职工队伍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集中迁移到荒无人烟的大草原,居住条件十分艰苦。没有房屋,就挖地窨子、盖干打垒,开展了“人人盖干打垒”的群众活动,当年就盖起了30多万平方米的干打垒。吃不饱肚子就开荒种地,劳保不足就建起缝补厂,物资紧缺就成立回收队、修旧利废。用当时一句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困难面前有我们,我们手下无困难”。会战职工凭借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会战当年就完成原油产量97.1万吨,并形成了艰苦创业的“六个传家宝”。

  依靠“两论”加快石油会战的胜利步伐。大庆属于特大型砂岩油田,勘探开发如此规模油田,没有成功的先例,没有成熟的经验、现成的模式可以借鉴。会战工委认为,只有拜群众为师、拜实践为师,以“两论”为武器,向科学实践要答案,才能破解这些事关会战前途和命运的问题。当时最主要的矛盾是尽快拿到石油地质储量,决定性手段就是勘探资料井的成功钻探以及测井、录井、试油等中途测试,完井作业系统工程的配套施工。在快速打好探资井,“三点定乾坤”之后, 6000平方公里的大油田轮廓呈现出来,彻底粉碎了中国陆相沉积岩地层“贫油”的断言。广大干部、工人和科技人员,狠抓第一手资料。通过“全党办地质”“全员办地质”、办地宫游地宫、召开“五级三结合”技术座谈会、开展十大试验、组织十四项技术攻关,仅用三年时间就高速度、高水平拿下大油田,累计生产原油1166.2万吨,甩掉了国家贫油的帽子。当年的中央78号文件指出,“大庆油田的经验虽然有其特殊性,但是具有普遍意义,他们把工作做活了,把事情做活了,是一个多快好省的典型”。

  二、“两论”既是理论富矿,又是实践经典,是铸就辉煌业绩的不竭动力

  实践是“两论”运用的广阔天地,“两论”是指导实践的有力武器。58年来,大庆油田在认识规律中把握规律,在利用规律中改造客观世界,并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基础上,不断改造主观世界,缔造了在科学理论武装下开发建设大油田的不朽传奇,创造了令世人瞩目的辉煌业绩,形成了大庆经验,树立了大庆红旗,创造了大庆模式。

  坚持发展的观点看问题,探索了资源型企业持续发展模式。老部长康世恩曾说:实践证明,什么时候辩证法多一些,形而上学少一些,指导思想正确,什么时候经济建设发展就顺利,成果就大些。相反,主观的认识脱离客观实际,就会出现挫折和反复。会战结束后,油田来不及回味胜利的喜悦,就立即着手复算地质储量,系统总结开发和工艺技术。当时国家经济面临严峻形势,“文化大革命”给各项工作造成了严重的干扰和破坏。油田生产出现“两降一升”的被动局面,即油层压力下降,油井产量下降,原油含水上升。王进喜等同志1970年3月到北京向国务院和石油工业部汇报大庆的情况。石油工业部根据汇报内容,整理了一份《当前大庆油田主要情况的报告》,上报周总理。周总理在报告上作了大庆“要恢复‘两论’起家基本功”的重要批示,并接见了铁人王进喜。在周总理的批示下,油田老领导、老专家陆续返回工作岗位,极大地鼓舞了大庆广大职工。油田上下深入开展学“两论”、忆传统活动,提出“大干社会主义有理,大干社会主义有功,大干社会主义光荣,大干了还要大干”的口号,乘势而上,组织了开发喇嘛甸新油田的会战,原油产量年递增达28%,1976年攀上了5000万吨高峰。随后,坚持“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认识规律,不断深化对复杂地质条件下油气藏的认识,科学制定第一个十年稳产规划和再十年稳产规划,把稳产期延伸到21世纪,实现原油5000万吨以上高产稳产27年。

  坚持实事求是,用实践检验理论,形成了大庆特色科技研发应用管理模式,毛泽东的哲学思想在大庆技术攻关和科技创新中得到了更加充分的发挥。广大科技工作者不迷信权威、不迷信书本,破除了“中国贫油论”的主观臆断,发展完善了李四光的“陆相生油理论”,发扬“超越权威、超越前人、超越自我”的三超精神,树立“资源有限,科技无限”的理念,以超前的眼光规划科技发展,坚持“超前15年储备,超前10年研究、超前5年配套”“应用一代、研究一代、储备一代”,“一次采油、二次采油、三次采油”有序接力,形成了一套自主研发、系统配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领先世界的勘探开发配套技术。现在大庆油田的勘探技术已经接近“透视”的水平,三维地震技术可以媲美CT。以聚合物驱为代表的复合驱,从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攻关,经过20多年的试验准备,1996年进行大面积工业推广,实现提高采收率20个百分点以上,三次采油连续15年保持1000万吨以上,目前油田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三次采油基地。油田勘探开发技术也先后三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同“两弹一星”等重大科技成就共同载入中国科技发展史册。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大庆油田党委   编辑:夏禹玮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djt@jschina.com.cn。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说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