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长征”新阶段:寻求现代化繁荣之路
2017-01-05 08:40:00  来源:新华日报

  新华读书会

  保罗·乌里奥,瑞士日内瓦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1997年开始从事中国改革开放的研究。本文选自保罗·乌里奥《走向繁荣的新长征:协调国家、社会和市场的关系》序言(有删节)。

  中国的改革是由几个相互关联、相互重叠的社会转型过程所组成的,包括:经济体制转型,从指令性的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从以农业为基础的传统农村社会(指农业劳动力占70%以上,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80%以上)向以非农业为主的现代城市社会转变;从极低收入水平向中等收入水平转变;从极度贫困社会向总体小康社会转变;从极其封闭的经济和社会向全面开放的经济和社会转变;从传统的中央集权政治体制向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体制转变,从而形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中国现代化发展道路。

  研究现代中国,本质上就是要真正了解、深刻认识和历史总结中国社会多重转型的动因、历程、得失和前景。现在有关中国的研究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波学术研究热浪,但是这股浪潮下充斥着众多吸人眼球的观点,包括“中国威胁论”“中国衰败论”“中国脆弱超级大国论”等。我认为这些观点还局限于对中国的观察和猜测。真正做到“全面认识中国、深刻理解中国”,只做观察家是不行的,要深入中国社会去了解与实践。

  我在1998年结识了保罗·乌里奥教授,当时他应中央组织部培训中心主任陈伟兰邀请,给中国地方官员讲授政治经济学和公共管理前沿理论。对保罗教授而言,中国是一个十分神奇的国家,如此让他着迷,他从对中国的观察之中渐渐地萌发出一个要读懂中国、写出中国的想法。

  以往的现代中国研究类书籍都是以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等不同学科或理论作为分析框架的,而保罗教授这本书则是构建了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的、综合的分析框架。

  我们应当如何研究当代中国?用什么样的分析框架?我的观点是,“不仅要看树木,也要看森林”;不仅要看今天的中国(当今的中国),也要看昨天的中国(历史的中国),更要预见明天的中国(未来的中国);不仅要看中国自身,也要进行国际上的横向比较,从外部看中国。

  保罗教授十分务实地描述了中国领导人的政治决策逻辑,怎么延续上几代执政经验、吸取教训,确立更为适宜的发展目标,制定更为可行的政策。

  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几代领导人的最终发展目标都是“富民强国”。十八大之后,习近平相继提出了“五位一体”(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四个全面”战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坚持问题导向,体现目标导向,既总结以往的国家治理经验,又全面改革创新,形成了具有新时期特色的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和2016年全国“两会”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十三五”规划。“五大发展”理念集中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指引中国发展的战略设想。这五大发展理念为实现全体人民共同迈入全面小康社会,以及2020年之后共同建设共富社会,惠及近14亿全体人民,提供了十分明确的发展目标和基本路径。

  作为中国发展的核心问题,国家、市场和社会是中国几代领导人关注的重大议题。习近平进一步明确了“两手合力论”,要求尊重市场规律,特别强调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全面实行科学管理,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用好政府和市场“两只手”。他还创新性地提出了“三只手合力”论,统筹政府、社会、市民三大主体积极性,尽最大可能推动政府、社会、市民同心同向行动,使政府有形之手、市场无形之手、市民勤劳之手同向发力。这就为推动经济社会协调、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强大合力。

  中国寻求的现代化繁荣之路是万里长征的又一个新阶段。早在1949年3月,毛泽东就指出,新中国成立,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1962年,他提出,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在中国50年不行,会要100年或者更多时间。1987年,邓小平提出“三步走”战略设想,即到2050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是把中国带上了追求繁荣的万里长征。习近平提出“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更是把中国实现复兴的夙愿置于中华民族奋斗历程的宏大叙事之中。正如习近平所说,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虽然现在我们还走在长征路上,还有相当长的道路要走,但是我们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更有能力来实现这样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将一以贯之地引导我们走向繁荣,这就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万里长征”。

  胡鞍钢(作者为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胡鞍钢   编辑:张理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说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