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野人献曝”
——走进沈从文的文物世界
2017-10-12 10:26:00  来源:光明日报

 

沈从文(1902—1988) 资料图片

 

明宣德宝石红釉僧帽壶。 资料图片

 

《沈从文讲文物》 沈从文 著 王风 编 北京出版社

 

清雍正斗彩海水团花天球瓶 资料图片

  【读书者说】 

  摆在我书桌上的《沈从文讲文物》,是“大家小书”丛书中的一册。粗看,似乎每篇都应和着书名,都在说文物,浓得化不开;倘细细阅读,便可感知沈从文并不以展示文物为自足目的。在我看来,他似乎是在率领千军万马,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行进。这部所谓的小书,因此而有着沉甸甸的分量。 

  这是一部别致的书。 

  它选题别致。古代中国人怎么穿衣打扮,龙凤图案的古今应用,鱼的图案在百姓生活中的发展,狮子在中国艺术中的使用,矩纹锦的本源,蓝底白印花布的历史沿革,皮球花的染缬,漆工艺、刺绣、古代镜子的艺术,乃至从文物谈古人的胡子……对于沈从文而言,这些或许轻车熟路。在普通读者看来,似乎熟知却又丝毫不知的问题,一经提出,顿生奇趣,遂转新鲜。这些大家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问题,因沈从文解惑释疑而生面别开。

  它叙述别致。我国历来做学问重文献,故学者多抄录摘引,然而物件、图像恰恰是文献难以描述清楚并直接呈现其风貌的,古来便多以道器之别而将其悬搁一边。而沈从文叙述的主体使习见的文献让位于古来的图像与实物,证据以出土文物或存世图像,释器论道,依道说器。特殊的阅历、兴趣,以及后来工作的沉浸,使其笔下的文物、民俗物象如遍地斛泉不择地而涌出,如山间云朵纷纷涌向窗前。例如,自商而明清的服饰,具体到句句落在实处,写衣如真真在目前。以过目经手千万件文物的底气,无一款无一色无一图无来处。如数家珍,信手拈来的文物列举纷至沓来,无一句无证据的叙述,坚硬得谁也不能轻易绕过去。沈从文下语果断而简洁,因文物衬托而令人信服。

  如此叙述,就是把文章写在实处,步步站稳;与读者平等对话,似相知雨夜,清灯杯酒话平生的深挚从容,无教训状,无呐喊声,无迂腐味,似从博古架上不时取出珍藏,好像友人亲切面对,便津津有味地介绍诉说着。有处说有,无处说无;分析是分析,判断是判断,猜测是猜测,不懂是不懂;从不把话说满,而是清清楚楚,留有余地。从立意到字里行间,沈从文都渗透着对任何一个读者本能的尊重,而不是自居高台般指手画脚。如同曾经的文学描写是亲身经历,这里左右逢源的文物证据都是他见过、摸过甚至是多年向观众解说过的。在此坚固基石上得出的结论,沈从文却说得温厚亲切,如话家常般软语商量,完全没有真理在握的咄咄逼人,或拒人千里的冷傲。他让证据历时性地排列本身,建构成一个推导出判断的逻辑序列,一个取舍明晰的链条。如同确定的坐标,不同的象限中所标示的点都是合乎规律、合乎目的的图形,都是经得起方程式的描述与裁判,从而成为解析几何式的经典描述。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张志春   编辑:张理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djt@jschina.com.cn。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说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