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无厘头索赔”何以圆满解决
2017-09-27 09:54:00  来源:新华日报

  评论园

  上周有一个事件成为公共话题:武汉一名男子突发肺栓塞致心脏呼吸骤停,经中南医院急救医生全力抢救,终于转危为安。不过,患者的父亲事后称医生抢救时剪掉了儿子的衣裤并导致其中放置的500元现金、身份证等物品遗失,索要1500元赔偿金。医院当时认为抢救流程并未出错,结果也是好的而拒绝赔偿。患者父亲报警,在警察调解下,主治的4个医生凑了1000元给予赔偿。事后,医方承认,在处置患者财物方面有过失。

  这件事激起舆论,是因为“抢救生命”和“索赔1500元”两者价值的悬殊,让公众产生了巨大心理落差,甚至有人想到“农夫与蛇”的故事。舆论的一时鼎沸却没有影响事情的“圆满解决”,患者家属拿到了赔款,医生在承认有过失的同时也做了符合医德的表态:“也许这1000元对他们很重要。”

  这个事情,有必要对涉事的四方——患者的父亲、参与抢救并凑钱赔偿的医生、调解的警察以及医院——分别作“细节复盘”。复盘的结果,可以为如何化解矛盾,打造和谐社会提供一个分析样本。

  首先就是引起最大争议的患者父亲。他该不该索赔呢?这就需要从法律上来分析。医生剪开患者衣物的行为是为了抢救生命,这在法律上属于“紧急避险”行为,《侵权责任法》明确这种行为是不承担相关财物损失的赔偿责任的。而患者衣裤内的其他物品,就是其父亲声称的“身份证、数据线、银行卡、500元现金”,则和紧急避险无关,不在免赔范围内。所以,患者父亲对于除被剪坏的衣物之外所丢失的财物索赔,并不违背法理。同时他也讲了,对医院救命非常感激,十几万的医疗费再贵也肯定付清。

  但是也要注意一个前后的微小差别,就是患者父亲最开始,是把“剪坏的衣裤”放在索赔范围之内的。而后来警察调解、医生凑钱赔付后,他打给医生的收条里,已经没有了“衣物”,仅仅是说收到了关于“银行卡、身份证、数据线和现金”的赔偿。这是个回归法律正途的细节修正。

  接下来是参与抢救并凑钱赔偿的医生。上面已经分析过,医生在抢救行为本身过程中是没有错误的。但是,剪下来的衣裤里有和抢救行为无关的财物。从现场视频看,抢救室里有将近10位医护人员,而最后参与凑钱赔偿的是4个主救医生,也就是说,当时并不急缺把患者剪下来的衣物进行妥善保存的人手。这种情况下,对剪下来的衣服财物处置过于随意的责任是存在的。医生自己也没有否认这个问题:“我们在抢救的过程中疏忽了整理病人衣物,把衣服放在一边了,可能最后工作人员丢进了垃圾桶。”

  值得称道的是当事医生在掏钱赔偿后的态度:“不怪他们,也许这1000块钱对他们很重要。下次类似情况还是会毫不犹豫剪衣服。”这个表态闪现着医德的光辉。试想,如果医生表现出愤愤不平甚至恼怒,那么患者父亲的索赔行为会不会演化为更激烈的医患矛盾?

  再来分析调解的警察。警察在舆论中得到的也是偏负面的评价——“和稀泥”。从结果看,警察在调解中把赔偿金额从1500块降到了1000块,但是毕竟是让医生赔偿了,这让很多人不爽。然而,警察的做法并没有超出职责。这不是刑事案件,微小的民事纠纷中“调解”是我国警察的首选手段。这起事件中,警察的调解结果并没有引发任何一方的强烈不满,当然算是成功的。

  但是如果严格按照法律程序来说的话,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警察是应该让患者父亲来证明这些声称的“失物”是确实存在的。否则,如果某天被剪丢了衣服的患者声称衣袋里有价值连城的钻石珠宝要求赔偿,那么还是只作“砍价”的调解让医生赔偿吗?这恐怕就不会有很好的结果了。当然,反过来说,警察也应该是看到索赔的金额不大才作出“砍价赔偿”的调解决定,这也是执法中的一种随机应变,是节省社会资源的做法。

  最后是医院。医院的责任有两个地方,一是缺乏抢救时妥善保管患者财物的制度,比如把“封存处理剪下来的患者衣裤财物”写进抢救规程;二是对医生的职务行为应该承担赔偿责任而不是让医生“凑钱赔付”。最新的消息是,医院出面表扬了医生并且承担了赔偿,这是非常合理且合适的做法,值得赞许。希望接下来能看到有危重患者抢救时财物保管方面的完善制度出台。

  到医院出面表扬医生并承担赔偿为止,这件事情的结果算是不错的。患者方面没有借此欠费,也争取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医生救活了病人的同时收获了舆论赞许和上级表扬,精神上足够慰藉,财产上的损失也由医院承担了;警察完成了一次成功的调解;院方成功化解了一场医患矛盾,也收获了正面的形象。

  为什么能达到这样的结果?从复盘中,已经可以看出起主要作用的几个因素了:一是患者主张的权利不超出法律许可的范围(包括不借此拖赖高额医疗费);二是医生的医德和气量足以化解矛盾双方之间的怨气;三是警方的调解及时;四是医院对受委屈的医生有奖励性保障。

  当然,从复盘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如果在几个细节上再做好,那么这件事就会解决得更圆满。比如一开始患者就能认识到被剪坏的衣裤不属于赔偿范围,比如医院有严格的制度让辅助抢救的医护人员有妥善保管患者财物的意识,再比如医院能再早点替医生的职务行为作出赔偿等等。

  复盘结束,现在我们可以归纳总结此事能得到妥善处理的三大条件了:那就是矛盾双方有健全的法律意识、较高的道德水平,同时背后有完善的法律和制度保障。如何尽可能达成这三大条件,是化解包括医患矛盾在内的各种社会矛盾,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课题,值得社会各方好好思考、探索和实践。李 军

来源:新华日报   编辑:张理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djt@jschina.com.cn。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说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