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直播间热点聚焦名家讲堂大众学堂理论文库思想周刊专家库学习平台政工职评紫金讲坛联盟专题联系我们
江苏大讲堂 > 思想周刊 > 前沿 > 正文
踏过平庸去“钻厚木板”
2019-01-15 11:21:00  来源:新华日报

  评论园

  爱因斯坦有言:搞科研应勇于“钻厚木板”,不能满足于“找一块最薄的木板来钻孔,并且钻上许许多多的孔”。为什么要吃尽千辛万苦建造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中国天眼”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南仁东回答:要在金属巨耳里听宇宙的呼吸,“让美丽的夜空带我们踏过平庸”。

  顶级科研成果往往动辄耗费科研人员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勇于“钻厚木板”,就是要沉下心来攻坚克难,以求在创新领域有重大突破。平庸是亦步亦趋,是照葫芦画瓢,是在“薄木板上钻许许多多的孔”,有数量没品质。科研领域,“努力诚可贵,方向价更高”。方向对了,努力才有价值和意义。“钻薄木板”属于低品质努力,“钻厚木板”才是高品质努力。实现科技创新“领跑”,需要“踏过平庸”去“钻厚木板”。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钱七虎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刘永坦院士分获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钱七虎带领团队瞄准前沿、迎难而上,一次次科研攻关、一次次破解难题,参与并见证了我国防护工程研究与建设从跟跑到并跑再到有所领跑的全过程,为铸就“地下钢铁长城”奋斗了一甲子。刘永坦始终坚信,关键技术无处可寻,路只能靠自己走出来。40年坚守,自主研发新体制雷达,终于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为我国海域监控面积全覆盖提供了技术手段。踏过平庸去“钻厚木板”意味着吃超常苦,但“方向对了就不怕到不了岸”,选择了超常吃苦也就选择了超常收获。

  “国家间的军事竞争就像两个武士格斗,一人拿矛、一人持盾,拼的是矛利盾坚。我的使命就是为国铸造最强盾牌。”钱七虎如是说。1936年12月,刘永坦出生在南京。他回忆说,自己的童年被颠沛流离的逃难所充斥,所以从小就对国家兴亡有着深刻理解,自己最朴素的愿望就是“科技兴国”。王泽山院士“以身相许”火炸药,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也是因为心中装着“强军强国梦”。这又启示我们,方向决定品质,情怀决定方向。科学研究是“长途跋涉”,充满了不确定性,志向高远方能杜绝虚妄、浮躁、浅薄、投机。

  有几种现象值得警惕:一是“科研拆迁”随“挖人大战”而加剧。在巨额立项资助“诱惑”下,不惜放弃以前的研究积累,转而“异地重建”,频繁转换科研“频道”,大大影响了科技创新之树扎根成长;有点小收获就忙着发论文,制造“小儿科”成果;习惯于“高仿式学习”,安于“学徒状态”。诸如此类现象无不是在“钻薄木板”,就算“孔”钻得再多,也终究是“平庸的创新”,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正所谓“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浪费了才智,浪费了创新资源。

  科技竞争呼唤“爆点思维”,即勇于从创新源头发力,以开路式创新抢占主动权,以“爆款”催化市场,带动创新产业链,也就是先“高峰”再“高原”。有“高原”无“高峰”令人着急,从“高原”到“高峰”也非常难,不确定性特别大。但有了“高峰”之后,构建“高原”则会容易许多,正所谓:“登高一呼,众山响应”。踏过平庸去“钻厚木板”,向创新创造要动力,推动引领性突破,努力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抢占制高点,做科技创新领跑者,应成科研自觉。

  国家科技奖奖金调整引起关注。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额度已从500万元提升至800万元,而且从原来的“50万元属获奖人个人所得、450万元用作科研经费”变成现在的由个人支配。显而易见,这是在提升科研创新获得感,激励科研去“钻厚木板”。坚持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并重,为顶尖人才冲击顶尖课题创造最佳条件,需要更多差异化制度跟进。科研人员更应超越个人名利,沿着“钻厚木板”方向努力奔跑。

作者:刘根生   编辑:蔡阳艳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djt@jschina.com.cn。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