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直播间 热点聚焦 微视 大众学堂 理论文库 思想周刊 专家库 学习平台 政工职评 紫金讲坛联盟 专题 联系我们
江苏大讲堂 > 思想周刊 > 前沿 > 正文
要有铁一般的信念、担当、纪律与团结
2019-07-30 10:06:00  来源:新华日报

  

  1941年“皖南事变”爆发以后,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图为重建军部之后的五位领导人:政治部主任邓子恢、代军长陈毅、政委刘少奇、副军长张云逸、参谋长赖传珠(左起)。

  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里,有一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劲旅,虽身处险境、历尽艰险、屡遭劫难,却屡建奇功,牵制和消耗了数十万日伪军的有生力量,创建横跨七省的华中抗日根据地。这就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新四军,全称“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

  2018年11月,在中央纪念刘少奇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称新四军为“党领导下的一支铁军”。

  荣光背后是初心。自1937年10月诞生,到1947年1月整编为华东野战军,十年间,新四军坚持民族大义,为光复国土浴血奋战,不惜付出最大牺牲,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立下了不朽功勋。

  近日,记者来到盐城,瞻仰新四军重建军部旧址,祭扫革命烈士陵园,从革命老区群众的深情讲述中,追寻这支英勇顽强的人民军队所铸就的“铁军精神”。

  跟党举旗、听党指挥的“铁的信念”

  “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孤军奋斗罗霄山上,继承了先烈的殊勋……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新四军军歌》

  在盐城市中心,解放路和建军路两条主干道的交汇处,矗立着一座被盐城市民亲切地称为“大铜马”的雕像。年轻英武的新四军战士骑在战马上的雕像,与其东西相望的新四军纪念馆、泰山庙新四军重建军部旧址,共同挺立起这座城市的一个重要精神脊梁:铁军精神。

  信仰如灯,指引航程。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爆发,中国共产党高举全民抗战的旗帜,经过同国民党政府艰难曲折的谈判,国共合作统一战线逐步形成。继中央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奔赴华北抗日战场之后,南方8省14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于大江南北和闽浙两省展开抗日游击战争。

  1941年1月,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爆发。蒋介石发布命令,宣布新四军为“叛军”,撤销了新四军的番号,将叶挺“交军法审判”。新四军军部直属部队等9000多人,在奉命北移时,遭国民党7个师约8万人的突然袭击。新四军奋起自卫,除2000多人分散突围外,少数被俘,大部牺牲。

  面对国民党掀起的第二次反共高潮,中国共产党从民族大义出发,坚持一致对外的抗日主张,毛泽东亲自起草新四军重建军部的命令。

  “砥柱江淮抗日善战,伟绩丰功永垂文献。”走进盐城泰山庙重建军部旧址大殿,陈毅、刘少奇、张云逸、赖传珠、邓子恢五位新四军主要将领的雕像,还原了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时的情形:陈毅为新四军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全军扩大整编为7个正规师,1个独立旅,连同抗大第5分校,共9万多人。

  “党在本军的领导,就是本军特质的表现。”“皖南事变”后,新四军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代军长陈毅提出“把新四军建设成强大的正规化的党军”的目标,而正规化党军的要求就是:“绝对服从共产党的领导,有高度的政治觉悟和阶级觉悟,坚决执行共产党的政策和命令,完成共产党赋予的任务。”

  叶挺在“皖南事变”中被捕入狱,他在囚牢里写下了《囚语》《囚歌》,愿把牢底坐穿,也不苟且偷生,淋漓尽致地抒发自己不屈的精神和斗争到底的决心。抗战胜利后,叶挺一出狱即电中共中央,请求重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新四军继承了红军的光荣传统,是靠共产主义武装起来的“铁军”。当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红军游击队听从党的召唤,走出深山老林,团结抗战,虽然部队番号变了,但始终保持坚定的革命信念,跟党举旗、听党指挥,成为新四军战胜困难、走向光明的制胜法宝。

  忠贞爱国、英勇顽强的“铁的担当”

  “一二一!你听军号响,雄壮又嘹亮,挺起胸膛勇敢上战场!动作要敏捷,战斗更顽强,猛打猛冲才能打胜仗。”

  ——新四军战地之歌《上战场》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正面战场两军对峙,敌后战场转为抗战主战场,新四军成为华中抗战的主力军之一。在无遮无挡的水乡湖荡,新四军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用最简陋的武器,以血肉之躯,在日、伪、顽军内外夹击中纵横驰骋。

  1943年3月16日,为掩护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转移,新四军第3师第7旅第19团第2营第4连主动在刘老庄阻击敌人,与敌人1000余人激战,先后打退敌人5次冲锋,毙伤日军170余人。最后,弹尽援绝,与敌方白刃格斗,全连82名壮士全部壮烈牺牲。“我军指战员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惊天地而泣鬼神的壮举”,获得朱德、陈毅如此赞誉的,正是英雄的“刘老庄连”。次日,新四军团以上干部、战士共51人赴延安学习,途经赣榆县小沙东黄海海面时,与日军巡逻艇遭遇,于是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木船对铁艇的海战。新四军的将士们用手榴弹和驳壳枪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从凌晨一直坚持到黄昏。

  宿南战役中,新四军第4师一个连抗击敌人一个团,全连106人参战仅16人生还。淮阴攻城战中,新四军战士徐佳标在失去双手的情况下,舍身堵住敌人暗堡的枪眼……

  八年全面抗战,新四军同日伪军进行着激烈的浴血奋战。总共作战2.46万余次,击毙日伪军29.37万余名,俘日伪军12.42万余名,还有5.4万余名日伪军官兵投诚、反正。新四军也付出了重大的牺牲,共伤亡指战员8.2万人,其中团级或相当于团级以上干部328人:叶挺、项英、袁国平、周子昆、彭雪枫……还有许多英雄团体,如刘老庄连、老虎团、铁锤子团、大胡庄连、朱家岗英雄小鬼班、沙家浜连、浙东海防大队等等。

  “壮士在心中,精神永留存”。新四军彰显出的像钢铁一般坚硬、坚韧、坚强的意志,勇往直前、敢打必胜的大无畏气魄,压倒一切敌人而绝不被敌人压倒的英雄气概,不怕流血牺牲、视死如归、前仆后继的精神风貌,被毛泽东高度评价:“新四军是消灭不了的。”新四军“已经成为华中人民的长城”。

  令行禁止、秋毫无犯的“铁的纪律”

  “水没有挑满缸,我们一不走;地没有扫干净,我们二不走;东西未还清呀,三不走,群众才说我们纪律真不错。三不走,真不错,群众才说我们纪律真不错。”

  ——新四军战地之歌《三不走》

  铁的纪律是军队胜利之本。新四军从建立之初就把巩固纪律、反对腐败、纯洁队伍、勤政为民作为自身建设的重点,赢得了人民群众的信赖和支持。

  1943年初春,日军对盐阜地区进行第二次大规模扫荡,黄克诚师长率领主力撤到外围作战。一天,他率领三师部队趁黑夜越过敌人的封锁线,挺进益林大东庄。刚进村,黄克诚就下令:“一不准敲群众家门,二不准动群众的一草一木,三不准大声喧哗、惊醒群众。”战士们就分散到群众房前屋后和草堆宿营。当时,北风呼啸,天寒地冻,黄克诚的妻子还带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他也不敲群众家的门,就在草堆旁过了大半夜。第二天,战士们的衣帽上全是霜花,村民们开门出来一见这样的情景,十分感动。

  1944年春,一师师长粟裕在东台三仓南址小街陈昌柏家中召集作战会议。警卫员将粟裕的战马拴在了院内一棵枇杷树下,会议结束时,枇杷树的树皮被战马啃得精光。粟裕立即向陈昌柏大爷做检讨,并掏钱赔偿。由于当时买不到枇杷树苗,粟裕十分愧疚。他特意托人从外地买来一棵黄杨树苗,当他再次来到陈昌柏家时,亲手将树苗种下,才了却一桩心事。

  无规矩不成方圆。早在1938年6月,新四军军部在行军途中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就确定了战时政治工作的方针、任务、制度与领导方式等基本问题,要求部队充分尊重群众意愿,坚决实行不拉夫、不收款、不扰民的“三不”政策。同时,军部还对红军时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进行了修改,制定新的“三大纪律、六项要求和十项注意”,发布了一系列条例、布告、纪律、军规、制度、守则、公约,形成了一整套教育、监督、预防、惩处并重的廉政建设制度体系。

  1942年,新四军苏中分区交通站长陈新因私卖公家的一条棉裤,被军直党委开除党籍;1943年5月,新四军5师38团的一个连长因贪污6元钱被绳之以法。

  令行禁止、秋毫无犯的“铁的纪律”,成为凝聚党心民心军心的坚强力量,成为新四军战胜艰难险阻的强大武器。

  海纳百川、共同战斗的“铁的团结”

  “奋斗抵抗,奋斗抵抗,中华民族不会亡!国难当头不分党派齐奋斗,暴日欺凌男女老少齐抵抗,齐心奋斗,合力抵抗,中华民族不会亡!”

  ——新四军战地之歌《中华民族不会亡》

  日本全面侵华后,在中共中央推动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新四军的组建本身就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要成果。凭借坚强的吸引力、凝聚力和战斗力,新四军努力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建立各党各派各界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了人心所向、众志成城的“铜墙铁壁”。

  1941年4月的苏北,寒意尚未完全褪去,暖融融的春意已急匆匆走来。对苏北文化工作有着极其重要意义的“苏北文协代表大会”在盐城召开。

  刘少奇在讲话中希望文化人“努力参加整个抗日民主运动……这种参加的具体形式,即是参加到政府工作中,加强它,过问它,督促它”。这番肺腑之言,令在场众人感动不已。

  苏北文协成立后,会员在根据地努力普及大众的文化艺术,组织文化工作队,开展丰富多彩、生动活泼的文化活动,有效促进了苏北抗日文化活动的开展。

  事实上,新四军重建军部后,即在政治部门设立了民运工作机构,专门做群众尤其是上层士绅工作,团结、争取他们共同抗日。“皖南事变”发生后,更加坚定、灵活、创造性地运用统一战线政策,大量知识分子、进步青年纷纷来到苏北抗日民主根据地参加新四军。邹韬奋、范长江都在盐城具体指导过新四军新闻工作的开展。在文学艺术领域,新四军里走出了作家沈默君、沈西蒙、邱东平,作曲家何士德、贺绿汀,书法家舒同等。在经济战线上,新四军走出了薛暮桥、钱俊瑞等一批知名的经济学家和财经工作者,他们在新四军建立的各种制度许多都被新中国经济建设所应用。

  新四军还积极向国际社会宣传,动员海外侨胞和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战。在新四军纪念馆里,陈列着一幅珍贵的历史照片。照片拍摄于1941年春的盐城。照片上的三个人,陈毅、刘少奇还有一位40多岁的外国人——身材魁梧,头戴新四军军帽,双眼凝视远方……

  这位外国人,是奥地利著名泌尿科、妇科专家罗生特。1938年冬,受法西斯残酷迫害,罗生特辗转来华,决定奔赴苏北敌后。

  陈毅不止一次地赞扬:“罗生特是我们新四军的光荣,是活着的白求恩!”得道多助,新四军的抗日主张吸引团结了更多的国际友人参与抗战,他们中有来自菲律宾的华侨战士林友映、德国记者汉斯希伯、南洋赤子戴英浪和大批朝鲜籍抗日志士……

  “风雷驱大地,是处有亲朋”,海纳百川,团结至上。新四军铁的团结,是“铁军精神”的重要力量源泉,成为新四军在血与火、生与死的锤炼中,不断发展壮大、克敌制胜的关键。

作者:孙 敏 魏晓敏   编辑:蔡阳艳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djt@jschina.com.cn。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