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直播间热点聚焦名家讲堂大众学堂理论文库思想周刊人文周刊专家库学习平台政工职评紫金讲坛联盟专题联系我们
江苏大讲堂 > 思想周刊 > 智库 > 正文
“拔根”与“扎根” “乡愁”到“城愁”
2018-02-28 10:09:00  来源:新华日报

  智库出品

  编者按 春节已过,很多人告别家乡,重新回到了城市。这一年一度的城乡迁徙是萦绕无数中国人的“乡愁”使然,是当下中国式现代化转型的独特风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是回应人们“乡愁”、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战略。在这一新战略下,人们应该如何看待“乡愁”?本期智库加以聚焦。

  法国学者西蒙娜薇依在《扎根——人类责任宣言绪论》一书中说:“扎根(enracinement)也许是人类灵魂最重要也是最为人所忽视的一项需求。”中国人的“根”,文化之根仍在农村,一到过年过节,首先想到的是回老家、回乡、回农村,或见父母、或见爷爷奶奶、或寻根祭祖、或走亲访友、或为了寻找儿时的记忆……改革开放40年来,城乡流动是社会整体变化、社会结构性转型、中国进入城市社会整体进化过程的经典写照。一方面,一部分乡村人带着乡愁过上了城市人的生活;另一方面,留着乡愁,乡村里留下了大量的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和留守妇女……

  然而,无论是城市人还是城市中的外来人,面对城市社会的快速变迁,都不同程度上存在着“无根性”的文化心理结构和行为文化特质。特别是作为民族传统文化习俗集中表达之一的春节,传统节日的人口大迁徙和“空间大挪移”,在现代社会结构的变迁中,很好诠释了“乡村的无根性”和“城市的无根性”。

  几千年来,中国一直是以农业立国的传统农业生产型国家。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是凝固化的和超经济强制的集权体系,导致形成了汪洋大海般的封建型传统小农经济,城市与乡村各持其短,长期停滞且未能变化和变革,如费孝通先生所论:未能有文化自觉。解决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的出路是城市化和农业现代化,而现代化的结果是田园城市或者花园城市,这已经被世界历史和发达国家的经验所证明。

  “城市无根”的典型代表是深圳。目前深圳有1500万人左右,有深圳户籍的仅354.99万人,占常住人口的31.2%。另外一个典型是东北,很多城市是人口流出的,据说东北有接近100万人在海南生活,曾经背井离乡“闯关东”,现在从大东北来到大海南。乡村成为理论上和实际上不生活的“根”,人们不愿意在传统乡村扎根,乡村只是“乡愁的根”。

  我们看到的是:居住在城市里的一部分人就像“无根浮萍”一样,“漂在城市里”,或者像社会学家描述的那样,是一种“边际人”,总要回到乡下去找乡愁的“根”、寻找过往文化记忆的“根”。不忘本是一种文化伦理,回乡探望是一种亲情。简单说,现实生活的变迁与社会转型使每个个体很难确定生活地点和坐标。现代的乡愁已经成为一种情感,一种情怀,一种生命的怀旧,一种爱的回归,是一种曾出生在农村的中国人的集体记忆!

  能够让来自乡村的人在城市扎根、让从其他城市来的人在新城市扎根是需要很多条件的,既要建构优质的城市市民生活空间和文化土壤,又要有已经优化的城市文化治理,还要“让城市充满选择机会”,更要让城市文化和生活空间具有宽容、公正、公平和正义的属性。不仅要满足和创造人们生存的多种需要,这些需要包括了城市社会的“秩序”“自由”“责任”“平等”“荣誉”“惩罚”“言论自由”“安全”“风险”“私有财产”“集体财产”和“真理”等条件,还要让人们感受到“有灵魂的生活”,这是一个人获得个人尊严和社会尊重的前提,必须把这种人的尊严和尊重构建成一种社会的义务。社会整体意志的良知能够创造对个体的尊重,并将这种尊重推广为一种义务,这样的城市肯定是美好、理性、科学、民主和法制的。

  城市本身提供了个人价值增长的特殊环境,城市与个人发展有着本质联系,人们在城市中不自觉地创造着“自我文化”的“扎根”过程。当社会发展出现新的生产方式和新技术后,人们就容易被分化为不同的阶层,一次又一次地创造新的生活和体验。或许每个人都一直在试图“扎根”,但现实是必须应对如潮的社会变迁,一次又一次被“扎根”,且一次又一次地又被“拔根”——离开家乡、离开原单位、离开原来的行业、离开生活过的城市,去寻找新的“根”和城市。城市中更多的则是从“单位人”变为城市的“社区人”。

  无论穷人还是富人,无论是高学历者还是低学历者,也无论是城市人还是乡村人,面对现代化过程中剧烈的社会变迁,如产业结构的变化、新型业态的变化、传统产业的消失,新兴网络产业、智慧产业、3D打印产业、机器人产业等层出不穷,所有社会阶层的职业和财富都面临新的挑战,所有不同类型的群体,都有可能出现不断地“扎根”和不断地“被拔根”的过程,“无根性”所形成的不稳定性、现代社会的风险性,成为非典型社会问题的基本特征之一。

  即使在城市社会精英群体层面,外在形式上表现了城市人生活的“嵌入性的结构”,城市社会所形成的“事本性”构成了典型的社会关系网络。但是,由于过快的城市变化,包括城市空间的过快变化,城市的“无根性”更为深刻,人们渴望在这个城市所形成的“地点、出生、职业、周遭环境所自动带来的参与”。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既要有或者是已经有生活“源文化的根”——乡愁与乡村的生活,还要有创业发展和个人价值理想实现之根,让人们能够在城市里形成“嵌入性的生活体系”,感觉到城市关怀和温度。城市社会中被放大的“无根性”,使得任何个体都必须重新进行“社会包装”和“社会整饰”才能融入社会。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社会的发展,除了乡村和乡愁的根之外,城市人要有城市人的价值理想实现的根。

  一个十分清楚的逻辑关系是:中国式现代化→必须首先改变80%的农业人口的文化心理结构→使更多农业人口走进现代化生活→使更多的农业人口实现文化心理结构的现代化→必须改变传统农业社会的社会结构和生产结构→使经济转型过程与改变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相辅相成→最终使“乡村人”成为“城市人”,使中国从传统的乡村社会转化为城市文明社会。

  (张鸿雁 作者为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

编辑:李笑林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djt@jschina.com.cn。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