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家的艺术人生
2015-12-17 15:25:00  来源:江苏大讲堂

  外交是一个神圣的职业并不是一个神秘的职业,很多朋友说讲到外交这个事情我们都觉得很神秘,这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可能涉及专业外交还是个小圈子人比较少一些,实际上并不是,diplomacy,外交这个词它最早是来源于希腊语,就是说一个国家的郡主把某人派到别的地方去打交道,随身带的一个文书,那个叫diplomacy,一直发展到后来1648年的时候,在欧洲有两拨国家打了将近有30年的仗后来疲惫不堪,大家要求停,都有个共同的愿望,后来坐下来签了个协议,从那以后外交这个概念就逐渐规范起来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模式,一直发展到现在,发展到后来,我们随着时代的发展,各国之间关系的发展,外交这个事越来越成为世界各国国际活动中之间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主权国家的外交的宗旨是以和平方式通过对话实现对外政策的目标,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扩大国际影响发展同各国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宗旨,各国的外交都受他政治体质经济等等方面的制约,所以它在开展外交的过程中,通过经济文化科技教育等等领域的官方对外联系,以及各种民间的一些交往,就成为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我们经常说经济和文化是外交的两翼,没有这两个翅膀它飞不起来飞不高,这就说明经济跟文化在外交领域中的重要性。实际上外交工作并不神秘,它有三部分组成,一个是官方对官方,一个是官方对半官方的,还有一种是民间对民间,英文我们管它叫people to people diplomacy,人民对人民的外交关系,随着时代的发展尤其是现代走到今天,民间外交占越来越大的份量,在里头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所以在座的各位你们都可能有机会为民间外交来做一点贡献,我这个工作,在工作中利用文化的手段主要针对对象是做人民的工作,当然做官方工作也很重要,官方和民间之间没有严格的区别,所以我要说到这一点。真正的外交可能要比多数朋友们所理解的,要更加复杂、更加艰苦、也更加寂寞,尤其在艰苦地区、多发病地区、战乱地区,这些地区的外交是非常艰苦的,并不是说灯红酒绿开开party,跳跳舞,当然这些外交场合是有,但更多的是一些艰苦的工作、是一些寂寞的工作、是一些鲜为人知的工作。比如说我们把玻利维亚称之为是外交官的坟墓,为什么呢,因为那里高原缺氧,在那长期工作后经常是有很多后遗症,比如说血粘度增加,所以在这些艰苦地区任期也比较短,另外,在外交官中有一些中年干部他们大概四五十岁,一些高级外交官,外交官等级从一级外交官到参赞,我们已经称之为高级外交官,年富力强的时候就去世了患癌症,查一查呢多数人是在第一次海外战争的时候在中东地区受过贫铀弹的辐射,所以很多外交的成果是用生命换过来的,总的讲外交工作是对忠诚的考验,需要无条件的奉献精神,也是意志、毅力的较量,而背后依靠的是祖国这个强大的后盾。

  接下来我跟大家讲讲我在外交工作中的几个小故事,第一与西方传媒的周旋和斗争,这个时代背景是这样的,我在英国当新闻参赞,也是使馆发言人的时候,正好是香港回归前后这段时间,大家知道香港回归是历史大事件,这个事件是是必然要发生一定要发生的,那么牵涉到的方方面面,大家都很关注,我负责新闻这个领域它本身就是个比较敏感的区域,一些英国著名的媒体,比如像BBC、经济学家、泰晤士报这些,英国当时虽然已经不是一个不落日帝国,但是我们老百姓有句话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它的底子在,在世界上引领舆论潮流的实际上一个是英国一个是美国这些传媒,英国的传媒虽然综合国力已经大不如以前,但是它在世界上的影响仍然很大,我刚才所说的三个传媒当时对中国的报道非常负面,匪夷所思的给中国抹黑,给你造谣给你污蔑,给我们香港回归国际舆论方面造成很多麻烦,为了要给香港顺利回归创造好的舆论环境所以我们跟他们斗争不断,周旋不断,像BBC当年他推出的记录片胡编乱造,名字叫《死亡》,说的是我们的孤儿院有病的不给治疗让他们就这么死去,拍的非常惨,实际是上他们胡编乱造的一个东西,还有片子说是从犯罪分子身上强制移植器官,污蔑我们没有仁道,他主要的目的就是这样子,实际上那个片子是胸外科的手术,推出来之后给你造谣,还有很多这样的BBC的劣迹。经济学家也是这样,报道推出的社论到处宣扬中国危险论,给你造成舆论的环境。泰晤士报就更是如此了,它发表的所有社论都是骂你的。怎么办,当时也是利用了一个契机,就是香港回归,大家都知道一些大的传媒对于百年不遇的历史事件,CMN美国的这个电视台世界上很有名,他做成名气就是靠第一次海湾战争在现场战地的一些报道,都有这样的要求,希望利用百年不遇的契机,来突出自己的传媒地位,所以对占得名额,增加香港的回归仪式现场报道的便利条件,五花八门很多要求,我对你有制约的要求,最后他低头了就说将来我们再有播有关中国报道的话,首先通过你驻英国使馆。经济学家它写社论的那个作者我仔细一了解一个24岁的年轻人,我就把他找来,我说你了解中国吗,去过中国吗?他说我很希望去中国,也很希望了解中国,我说你不了解中国的前提下你为什么要胡说八道呢!因此我特意为他创造了访问中国的机会,也同时为整个一批重要传媒的主编重要记者给他们创造访华的机会,当时要推动这项工作也不是太容易,国内有个固定的模式一种思维,要培养斯诺式的新闻人物,埃德加·斯诺是谁,写过《西行漫记》,是在红军长征过程中做正面报道的一个非常友好的记者,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斯诺给你挖掘出来,当然有更多斯诺式人物对我们的报道有好处,但是我们面临的是这么一种恶劣的舆论环境你怎么办,我们要把右派传媒报道的工作做好,他已经坏到底了,你把他找来,接受一些正面的信息,也许他能转变他的观念,经过几次跟国内讲诉了我的理由之后就同意了,所以工作中要不断的创新,推出一些新的工作思路,这个事情是有效果的,很多重要的主编看了具体中国情况以后低调了,西方人具有这么一个特点,一旦他承认自己错了他还真的改,那么有相当一段时间对华的报道就从一种很负面的情况有所扭转。

  更比较生动的例子是泰晤士报,当年香港回归前正好是国内人民日报社长邵华泽要访问英国,当时人民日报已经有20年没有访问英国了,来这样的访问在舆论界也是件大事,国内要求我到那边找一家接待单位,我还是这个思路找右派来接待,国内经过我的申请之后也同意了找泰晤士报接待,泰晤士报当年属于澳大利亚传媒大王墨多克的产业,他把它买下来,墨多克有他自己的想法,据说他听说邵华泽要进中央,他想把他的这些电视推出到中国国内市场,所以他很想跟中国的高层建立关系,他派了他的亲信来参与这次邵华泽的接待工作,超规格安排,所有的接待工作做的非常好真得是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将近结束的时候我跟他的亲信就讲我说你们的接待工作我满意,邵华泽先生也满意,但是我知道你们的目标是想走进中国市场,跟我们中国上层领导建立互动的关系,但你们知道不知道中国老百姓不答应,他愣了是什么意思,你看看你们的报道写成什么样,把我们骂的,他说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我说今天通过卫星联系,你跟老板说,你给我撤掉两个人,一个是经常写中国报道的在香港的常驻记者乔纳森.莫斯其一个老头,另外一个是他们编辑室专门写中国问题社论的一个老太太,这俩个人在泰晤士报有个头衔叫中国问题专家,所谓专家只是文革期间在我们香港呆了两到三年,他看到的是一种什么状况,你对中国有什么了解,什么事情出来以后就往那些事情上扯,我说你给我撤掉这两个人,下午回应来了,我们老板说了买下泰晤士报的时候有条规定,行政不干预编辑事务,我一拍桌子站起来,我说不管你们是行政是编辑,在我们中国人眼里你们就是一家的,你墨多克老板这么大的本事我就不相信你处理不了这个事情,我说你这个事情解决不了以后不要来找我,我就走了,这个事情没有结果因为他没有给我正面回答,两星期以后香港的老头乔纳森.莫斯退休了,编辑室的老太太正好是她的丈夫去世了,奔丧以后就再也没让她来编辑室,像当年这样的事情我和我的新闻处的团队是应该说是付出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心血,有很多这样的经历,到现在为止我非常怀念我的团队,我的团队里面有很多年轻人非常能干,可能大家会有印象,像新闻司司长刘建超,新闻发言人,新闻司副司长秦刚,这俩个年轻人当时都是我那新闻处的成员,都是非常能干的年轻人,刘建超后来到菲律宾印尼当大使了,秦刚在英国大使馆当参赞,两位都是非常出色的年轻人,当然也要善于发现他们的才华,所以每年年终我给他们写考评都著上一笔可以破格提拔,这些年轻人在实战中得到了锻炼,得到了成长,所以他们成长的也比较快,这段经历我是非常难忘的。

来源:江苏大讲堂   作者:华锦洲   编辑:唐韵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说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