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和书的亲情
2015-12-17 15:51:00  来源:江苏大讲堂

  谢谢朋友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和我共同讨论文化和人的关系,今天上午有记者问我对苏州的印象,事实上我是第二次到苏州,五六年前到苏州是我们民盟中央到这里开了一次会,但开完会之后我就匆匆返回北京去了,昨天进入城区天已经黑了,今天早晨我在房间里看书,没有到外边来走。上午记者问我对苏州的印象,我无从答起,但是几分钟之前和我们图书馆的这个工委书记交谈了之后,我对苏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印象是由于图书馆形成的,那位书记告诉我,我们的图书馆多年前曾经是市委市政府的办公地点,这一点使我非常地感动,我觉得可能在全中国这是唯一的一个事例,市委市政府在搬迁的时候,把这一块黄金地段的土地还给了公众,而且决定做图书馆,刚才要我在签字册上留言,我题下的是图书馆是一座城市的灵魂,甚至也可以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我在前不久回了一次我的家乡哈尔滨,在旧贸市场上,翻阅到一批资料,应该是30年代的,因为大家知道30年代曾经有一批犹太人,从世界各地流亡到中国的东北哈尔滨。在那些资料中,我发现了一份关于图书馆的,就是那些犹太人有穷人,有富人,有知识分子,持不同证件的犹太人集中在一起,他们在哈尔滨市首先办的是免费图书馆,这令我非常地感动,我们看到这样一个民族和图书的一种亲密的关系。

  讲到图书的时候,我不得不坦率地说,其实我是很不习惯到图书馆这样的地方来讲座的,为什么呢,因为以前我要发言的时候题目都非常庄严,比如说对电影厂开会,就是讨论对某一个剧本,投入拍摄还是不投入拍摄,你的意见,你的看法,在电影局开会也是这样,那到了大学上课的时候,给同学们讲的每一堂课也是事先征求了意见,就同学们下一堂课要听哪些内容,要讨论哪些,而且这都是有一个系列性的关于文化的思考的,唯独坐在图书馆里,我经常是有一种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什么呢,尤其是面对人和文化这么大的命题的时候,我想大家来自四面八方,不同的职业,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文化程度,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文化的关系,也完全不同,对文化的理解也完全不同,我要从哪个角度开始讲起呢,所以来之前,我就想,第一必须到苏州来,因为这一件事情要说起来差不多是去年就开始和我联系,然后一直拖到去年年底没有来成,今年年初我有创作任务,3月份又开两会,开完会学校里边又刚刚开学,这件事既诺之必践之,就一定要做完它。

  第二我在想,在图书馆里讲课,这应该是我的最后一次,因为我今年已经63岁了,而且颈椎病又非常地重,坐飞机坐一个半小时,下飞机就全身不会动的感觉,还有一点就是常年的伏案写作,不仅受颈椎病的折磨,还有就是话语表述已经相当得不自信,特别地不流利,跟年龄也有关系,30岁的时候喜欢发言,40岁喜欢辩论,到了63岁的时候突然变成不想说话,我在许多开会的场合会静静地听别人发言,哪怕我不同意,我有看法,但是几乎不产生和别人辩论的冲动,,当我要反驳别人的时候,当我要发言的时候,我总是想问自己,我对这个问题思考清楚了吗?当我这样一问自己的时候,好多发言我就咽下去了,因为我觉得许多问题原来自以为思考得很清楚,但是一问再问自己的时候,就没有那么自信。

  比如说举一个例子,两会中关于公民纳税的这个额度,我曾经提出过是5000元,我希望早就应该定在5000元了,那么现在的话,有关的专家替政府做出了一个预估的数额,是3000元,网上就开始在讨论,我本来也想参与的,我参与当然会坚持5000元,我坚持5000元的观点是这样的,原先是2000元,提高到3000元,也不过是将要纳税的人少交了100多元,提高到5000多元才少交了400多元,那就按照5000元来计算的话,国家也不过再拿出9百亿,或者1000亿,或者1900亿,这听起来是一个天文数字,对国家来说是小头,这个话题还在凤凰卫视展开过辩论,我听了专家们的发言,我心里边就很生气,这些专家说是经过测算的,一般来说一个三口之家或者四口之家,在一般的城市他吃饭一般的日常支出差不多2700多少,多少元,就已经足够了,我们现在定到3000元,还比我们预测的额度还增加了呢。我心里就在想,这些专家明明党和政府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们,叫你们提出,你们为什么不给老百姓多想一点呢,当你说出这个话,2700多元就已经够他们生存了,这句话的意思是让他们活着,难道你把那么多中国人的生活标准就定在以活着为起点了吗?都给了你这个责任,你为什么不提出来5000元可以呢,按照国家国库的实力当然是可以的,因此就按捺不住就想要表态了,但是转而一想呢,定在5000元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这个国家的65%、70%甚至75%的人,都是不纳税的人,因为试想我们大多数人,我们生活中这些工作的人,包括从大学毕业一直到40岁左右的话,大多数人现在还没有超过5000,那么一个国家60%到70%的人不纳税,长期下去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这时候就开始问自己了,我能把这个问题想清楚吗?没有想的清楚的时候,就劝自己,暂且不要发言。

  有一次我在某一个城市的图书馆,也是这样的场合,大约在30分钟之后,有一位30余岁的一位女士,衣着非常时尚,看起来应该是受过大学高等教育的女士,几乎可以说是气急败坏的就站了起来,我说这个不是一个贬义词,就她非常匆忙,非常着急。她说你已经讲了30分钟了,我已经听了30分钟了,到现在我没有听出来,你的报告对我儿子的作文分数的提高有什么指导的意义,我下午请了假来听的,我的儿子现在作文的分数很低,当然所有的家长都是望子成龙的,他的分数一再低下去的时候,然后不能上好的高中,然后不能上好的大学,我现在要用快捷的办法,类似语文作文全攻略,你告诉我,用最简单的语言告诉我,什么办法。我想了想我真没有这样的办法,同时我认为,有了我也不告诉你,你凭什么那样做家长呢,这种家长就以为我在外面辛苦,我在外面挣钱,我把我独生子女的这个教育的责任完全推给别人,或者推给社会,别人和社会向我要钱吧,我给好了,我不差钱,我儿子的英语提高的问题,数学提高的问题,而且大家要花钱买到都是知识能力,没有一个家长说我的孩子他现在的心理需要有人引导。我没有这个能力,事实上每一个家长都应该有这个能力,当一个人确实没有这个能力的时候,他说那我来花钱买,没有这样的人,我们的每一个人都重视自己心脏问题,尤其孩子心跳加快了的时候,很多家长跟我说孩子每到考试的时候都心脏加快,你在医院里会看到很多家长带孩子去心脏科,但是我们有关心到我们孩子的心理问题吗?

来源:江苏大讲堂   作者:梁晓声   编辑:唐韵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说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