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周作人
2015-12-17 15:47:00  来源:江苏大讲堂

现场听众认真听讲。

  各位下午好,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关于周作人,我曾经在南京图书馆讲过一次,叫《周作人的文与人》,这是一个现成的题目。但是昨天下午,我突然想起,好像周作人写过一篇文章和苏州有关,我就去查他的文集找到了这篇文章叫《苏州的记忆》,读了这篇文章以后,我突然想换一个题目,叫《周作人在苏州》,没想到给自己挖了一个坑,我要另起炉灶。周作人实际上和苏州并没有太多的渊源,他所写的那篇文章,就是他游苏州,只在苏州待了两天,周作人早年曾经好多次经过苏州,但是都没有停留,他待的时间那么短,也就没有那么多渊源。我要讲的话,是因为我要到苏州来,我觉得在苏州讲这个,说的对象和苏州之间的关系渊源,我觉得很有意思,不仅可能听这个讲座的苏州人会觉得亲切,我自己在这里讲也觉得更有意思一些,这当然是可以讲的一个原因。另外呢,就是周作人他是在一个特殊的背景下来到苏州的,是一个很特殊的时间,这是时间的一个点,应该说这只是他漫长生命当中的一个点,但是从这个点,可以通向关于周作人这个人很多很多的角落,甚至可以说可以通向有关周作人的一些公案。关于周作人,熟悉他的朋友可能知道,他的一生有好几桩公案,比较著名的最大的公案是他和鲁迅的关系,和鲁迅怎么闹翻的,还有一个公案涉及到他一顶很不好的帽子,就是汉奸,这是一个大公案,对于这些问题,很多人还在讨论,还在争论他和鲁迅怎么闹翻的,象他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变成一个汉奸,怎么会落水的等等。还有很多小的公案,比如周作人的老师章太炎,他有一度和老师的关系也比较紧张,他写过一篇文章,叫《谢本师》就是不认他做老师了,这也是一桩公案。刚才讲的两个公案都可以和苏州联系起来,他在苏州停留两天,那时候他的身份是一个汪伪政府的高级官员,他来苏州的主要目的就是去拜谒他的老师章太炎的墓,如果以苏州为一个点,沿着某些线索去追溯的话,可以遇到周作人一生当中的很多问题。我在网上搜了一搜,很多资料还找不到,这也是我所说的给自己挖了一个坑,但是意外地发现了一个音频片断,是一个配乐朗颂,把周作人的《苏州的记忆》这篇文章,以江南丝竹为背景音乐进行朗诵,我很诧异周作人的文章会采用这种配乐朗诵的形式,为什么呢?第一,周作人的文章其实是很不容易朗诵的,他的文章很特别,很平淡。第二,《苏州的记忆》和他那一次两天的苏州之行有关系,那是一个特殊的时期,我怀疑编这个节目的人是否知道这一点,他可能就是把它当做一般的写景散文,忽略了这篇文章的特殊背景。

  所以不管怎么说吧,我对这个题目就更有兴趣,我从周作人的这篇文章说起,在讲这篇文章之前,可能还有必要对这个周作人做一点简单的介绍,周作人是一个很有名的人,他有一些什么样的身份,他在哪些方面有很大的名声,我们来给他定个位。周作人这个名字,最可能联想到的第一是鲁迅的弟弟,第二是汉奸这顶帽子,这可能是我们最容易产生的联想。那么再往下,我们可能读过周作人的文章,知道周作人是一个散文家,如果想知道更多,对他有更多的了解,那么知道的人可能就是周作人的爱好者,或者研究者,光这三点可以概括周作人,即他是鲁迅的弟弟,汉奸,还是一个有一些名气的散文家。说他是一个散文家,是哪一级别的散文家,有多大的成就,可能我们的了解与实际有距离。在座的各位想象一下散文家周作人你会把他和哪些人放到一起,我们熟知的散文家有些什么人,我猜测我们马上会想到朱自清、谢冰心,如果是这样我可以提供一些更准确的信息,有助于我们给周作人安放一个位置,他要比朱自清、谢冰心这些人地位高,不是高一点,是高得多。可以用这样一个概念,区分不同成就的人,当说到作家的时候,有一些人是名家,有一些人是大家,像朱自清、谢冰心、郁达夫、徐志摩,他们都是名家,他们已经自成一家,但是还有一些人,地位比他们更高,层次比他们更高,在整个中国现代文学当中,大概只有两个人可以说明显地要比这些名家更有成就,应该获得更高的评价,这恰好是兄弟俩,鲁迅和周作人。周作人当年的名气要比郁达夫、谢冰心、朱自清大得多,这在当时是公认的。当时很多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偶像,常常不是鲁迅就是周作人,他们觉得这两位兄弟的境界要比大多数作家高得多。这是我要补充的,周作人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他名气那么大,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来讲他。他的文章这么好,又和他的另一面有关,就是他的思想丰富,他的见识,他的思想比我们提到的那一些人丰富得多,复杂得多。所以我们刚才讲了,他是一个大家,文章的大家。但是他又不能仅仅用文学家这样一个词去概括,他有丰富的思想,所以文章写得好,思想又深刻且丰富,所以周作人在一九三几年的时候是中国文化思想界的一个标志性人物。后来他在日本人占领中国的时候成了伪政府的官员,他的名声受损,成为一个反派的角色,使得以后我们在评价周作人的时候,变得不容易达到一种客观。抗日战争以后,他的声望就急剧地下降,这是我们对他不了解的一个原因。在中国有一个传统,就是以人废言,他的大节有亏,他所写的所说的好象也不足观,也不足道。当然不能广为人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中小学的教育。作家的名声怎样传播得快,传播得范围广,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小学的教育。一个作家假如他的文章进入了中小学的教材,那么他的知名度一下子就和其他人不一样了,我们为什么会对谢冰心、朱自清这样的名字这么熟悉,原因就是他们进入了中小学的教材,像当时和朱自清齐名的人,因为没有进入到中小学的教材,名声上就远远不如他们。比如朱自清有篇文章叫《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他和另外一个作家同时写的,写了一个同题的文章,那个作家叫俞平伯,当时他们是齐名的,后来我们只知道朱自清而不知道俞平伯,原因就是因为俞平伯的文章没有进入到中小学的教材。为什么有些人的文章进入了中小学教材,有些人没有,原因是中小学的教材,作为课文,有一个合适和不合适的问题,有一些比较容易讲解的文章,容易说出这个文章好在哪里,比较能够符合中小学生的接受水平,所以它才进入。象俞平伯这样的文章,比较晦色一点,不是那么容易理解,好多的教材就不会收它。讲到俞平伯这个人,他的老师就是周作人,周作人的文章它的好处,它的妙处不是那么容易看得出来,这就使得他远离了更广大的读者群,再加上我们前面说到的那一条,就是后来他成了汉奸,就更难进入中小学的教材,甚至他的作品,出版发表的难度都很大。

  关于周作人,他的地位,我们后面还会提到,首先我们要简单地知道这一点,就是周作人是一个地位这么高的作家,地位这么高的人物。论职业的话,,他一直在北京大学国文系做教授,最好的大学,名牌大学的名教授。我刚刚讲了要从周作人的《苏州的记忆》这篇文章讲起,这篇文章其实也很能体现出周作人的特点,周作人文章的特点就是非常得平淡。平淡是和能力相对应的,平淡的东西要能够吃出味道来,这就更难。所谓平淡和能力表现在什么地方,在文章的遣词造句上面,用浓艳的词,用警句的句式,这就不平淡,内容上如果说得比较集中,比较戏剧化,有起有伏有波澜,这就不平淡。但周作人的文章就很平淡,象这篇《苏州的记忆》,假如把他的这篇游记和我们所见的一些名篇比较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他这个游记没有什么波澜,也没有什么写景的,特别美的,特别让人过目不忘的句子。这篇文章是在他游苏州之后,将近一年以后写的,说他大概一年前到苏州来过,一直也没写,但是还是记下了一些东西,总该写一写,有个交代,后来就写在苏州的经历,到了哪些地方,写他的印象,都非常平淡,车站刚下车的时候,他去的几个景点,比如说木渎,他去灵岩,去虎丘,这几个地方在路上都写得非常得平淡,而且写得非常杂,只要和朱自清的游记一比,和郁达夫的游记一比,就很明显。我重点要讲的不是他的文章,这个文章是话头,我们先不管文章妙在哪里,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找周作人的书来读一读,直接地阅读可能才能体会到他那种淡而有味,这里我们就不多讲了,我们就讲讲他的苏州之行。

来源:江苏大讲堂   作者:余斌   编辑:唐韵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说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