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直播间 热点聚焦 微视 大众学堂 理论文库 思想周刊 专家库 学习平台 政工职评 紫金讲坛联盟 专题 联系我们
江苏大讲堂 > 理论文库 > 正文
“三个基本”的形成过程和主要内涵
2020-06-29 09:47:00  来源:党的文献微信公众号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全党同志必须全面贯彻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更好引领党和人民事业发展。”这里所说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可以简称为党的“三个基本”。“三个基本”也被写入党的十九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三个基本”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指南,是推动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政治指引,值得高度重视、深入学习。

“三个基本”虽然是党的十九大首次提出来的,但其形成经历了一个长期的过程。在“三个基本”形成过程中先后形成过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基本方略等六种表述。本文拟以文献为依据,考察“三个基本”的形成过程,考证相关表述的特定内涵,以更加全面准确地把握“三个基本”的精神实质,增强贯彻“三个基本”的自觉性和坚定性。

一、党的十三大提出“一个基本”:基本路线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开放的实践开启并不断推进,改革开放的理论逐步形成并不断深化。十三大报告全面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基本路线”。“基本路线”的全称为“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亦被简称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这就是“一个基本”。十三大报告指出:“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党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基本路线是: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但党的十三大并未将基本路线写入党章。首次将基本路线写入党章的是党的十四大。

党的十三大之后的历次党代会都强调了基本路线的重要性。十七大党章将“和谐”与“富强、民主、文明”并列,同时去掉了四个词语之间的顿号,将基本路线的最后一句修改为“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十九大报告对基本路线的最新表述为:“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并将其载入了十九大党章。相比于十七大党章,十九大党章关于基本路线的表述有两处修改:一是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之后加上了“美丽”一词,从而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相对应;二是将“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改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从而与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相一致。目前我们论及基本路线时要以党的十九大的最新表述为准。

基本路线是中国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相关理论的集中体现,是确保当代中国健康发展、避免误区的正确路线,是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人民的幸福线。作为政治路线,基本路线与思想路线、组织路线、群众路线密切相关,并在根本上决定着当代中国的发展方向和发展道路,必须高度重视、长期坚持。

二、党的十四大提出“两个基本”:基本理论、基本路线

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呼唤新理论的产生。继党的十三大提出“基本路线”之后,党的十四大提出了“基本理论”,从而形成了“两个基本”。

在十四大报告中,“基本理论”的全称有多个:一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二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三是“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四是“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虽然称谓不尽相同,但其主要内涵一致。十四大党章将其统称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

十四大报告明确指出:“在这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对十四年来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实践作一个历史的回顾,对党在实践过程中形成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和一系列战略决策作出郑重的结论,是非常必要的。”显而易见,这里的“十四年”指的是从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 1992年党的十四大。在此期间形成的“基本路线”是指“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而在此期间形成的“基本理论”是指“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

十四大报告从多个方面系统阐述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经过 5年的发展和完善,十五大报告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明确概括为“邓小平理论”,并将邓小平理论作为基本理论与基本路线并列起来,多次论述和重申了“两个基本”。十五大党章将邓小平理论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道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但是并未将邓小平理论作为基本理论与基本路线并列起来。

无论是在党的十九大之前的“五个基本”中,还是在党的十九大之后的“三个基本”中,基本理论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同时,基本理论的外延往往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拓展,需要以与时俱进的态度给予把握。

三、党的十六大提出“三个基本”: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

1997年,十五大报告提出了“基本纲领”,全称为“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纲领”。“基本纲领”是相对于中国共产党“实现共产主义”的“最高纲领”而言的,是具有时代特征的阶段性纲领。

十五大报告在论及邓小平理论和基本路线的基础上指出:“根据这个理论和基本路线,围绕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目标,进一步明确什么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怎样建设这样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是必要的。”党的十五大提出的基本纲领共有三条,分别涉及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三个方面。其中每一条均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基本目标,解决的是“什么是”的问题;二是基本政策,解决的是“怎样建设”的问题。基本纲领是对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这些重大问题的概要性回答,是对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执政经验的总结。

其后,十六大报告多次强调了基本纲领。十七大报告重申了基本纲领,指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基本目标和基本政策构成的基本纲领”。在这里,基本纲领在以前三个方面的基础上增加了第四个方面即社会建设,但是并未具体展开阐述。十八大报告也高度肯定了基本纲领。

十五大报告在提出基本纲领的基础上阐述了其与基本理论、基本路线的关系,这就是:“这个纲领,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内容,是党的基本路线在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展开,是这些年来最主要经验的总结。”但是,十五大报告和十五大党章均未将基本纲领与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并列起来形成“三个基本”。

明确将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并列起来形成“三个基本”的是十六大报告。党的十六大报告明确指出:“邓小平理论是我们的旗帜,党的基本路线和基本纲领是各项工作的根本指针。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风险,都必须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和基本纲领不动摇。”党的十六大将基本纲领写入了党章,但是并未将“三个基本”并列起来写入党章。

四、党的十七大提出“四个基本”: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

党的十六大总结了从 1989年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到 2002年党的十六大 13年间的历史性成就,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基本经验”。其全称为“党领导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的基本经验”,具体内容为“十个坚持”:一是坚持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不断推进理论创新;二是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用发展的办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三是坚持改革开放,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四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五是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实行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六是坚持稳定压倒一切的方针,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七是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走中国特色的精兵之路;八是坚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断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九是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十是坚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十个坚持”中的每一项都具有深刻的内涵,需要认真领会。

“十个坚持”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阶段性总结,同时又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基本方略“十四条坚持”的重要渊源。但是,党的十六大并未将基本经验与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并列起来形成“四个基本”。

明确将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并列起来形成“四个基本”的是十七大报告。十七大报告指出:“我们党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坚持并丰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党的十七大同时将“四个基本”写入了党章,要求“从组织上保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的贯彻落实”。

2012年,十八大报告在阐述党的十六大至党的十八大十年期间历史性成就的原因时高度评价了“四个基本”,指出“我们能取得这样的历史性成就,靠的是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的正确指引”。十八大党章强调,“从组织上保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的贯彻落实”。

五、党的十八大之后提出“五个基本”: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

十八大报告总结了从党的十六大到党的十八大十年期间的历史性成就,提出了“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命题,进而指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必须牢牢把握以下基本要求,并使之成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信念”。“基本要求”的具体内容为“八个必须坚持”:一是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二是必须坚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三是必须坚持推进改革开放,四是必须坚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五是必须坚持走共同富裕道路,六是必须坚持促进社会和谐,七是必须坚持和平发展,八是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八个必须坚持”中的每一项都有丰富的内涵和深刻的思想,都值得认真研究。“八个必须坚持”是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进一步总结,同时也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基本方略“十四条坚持”的重要渊源,必须高度重视。但是,十八大报告并未将基本要求与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并列为“五个基本”,十八大党章也依然提的是“四个基本”。

“五个基本”的明确提出是在党的十八大之后。2012年 11月 15日,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一中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是管全局、管方向、管长远的,大家要深刻领会、认真贯彻,咬定青山不放松,不畏任何风险所惧,不畏任何干扰所惑。”此后至党的十九大之前,习近平还多次重申过“五个基本”。

六、“三个基本”的形成

上述“五个基本”是中国共产党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形成的重要理论成果,但“五个基本”各自的地位不尽相同。其中,基本理论重在申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基本路线重在申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和基本保证,基本纲领重在申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个领域(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等多个方面)的方针和政策,基本经验重在申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验和规律,基本要求重在申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规范和要求。相对而言,基本理论和基本路线具有全局性和长期性,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宜进行实质性改变;而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的阶段性特征比较明显,应该以与时俱进的态度予以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发生了历史性变革,取得了历史性成就,这其中有很多新做法和新经验需要提炼和总结。十九大报告整合和发展了“五个基本”中的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基本方略。基本方略的全称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2017年 11月 1日出台的《中共中央关于认真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决定》除了使用这个全称,也称其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十九大报告将“基本方略”的具体内容概括为“十四条坚持”: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人民当家作主;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坚持“一国两制”和推进祖国统一;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持全面从严治党。“十四条坚持”中的每一项都具有深刻涵义,必须全面贯彻。基本方略既是对改革开放以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验总结,也是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针,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意义。

十九大报告不仅提出了基本方略,而且将基本方略与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并列起来形成了“三个基本”。与“五个基本”一样,“三个基本”的排列顺序也是有所讲究的,不能任意改变。“三个基本”实际上是对“五个基本”的整合和发展。这种整合和发展,既有助于“基本”序列表述的精炼化和规范化,也有助于将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新经验概括到“基本”序列中来。党的十九大将“三个基本”载入了党章,号召全党同志“贯彻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并要求“从组织上保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的贯彻落实”。“三个基本”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经验的最新概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内容,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成果,必须长期坚持、全面贯彻。

党的十九大在“三个基本”形成过程中的贡献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其一,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并将其作为行动指南写入党章,丰富了既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内容,同时也丰富了既有的基本理论的内容。其二,在十三大报告和十七大党章的基础上,对基本路线作出了最新表述,彰显了基本路线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时代内涵。其三,整合了既有的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基本方略,从而将原有的“五个基本”提炼、发展为“三个基本”。

党的十九大之后,习近平多次强调“三个基本”。例如,2018年 6月 29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我们所要坚守的政治方向,就是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就是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

七、需要说明的几个问题

在考察“三个基本”形成过程以及相关表述的特定指向和基本内涵后,我们还应该说明以下几点。

第一,“基本”一词有三种词性、四种释义。作为名词,其义为“根本”;作为副词,其义为“大体上”;作为“形容词”,其义有二:一为“根本的”,二为“主要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中的“基本”均为形容词,其义应为“根本的”而非“主要的”,其相对面应为“非根本的”而非“次要的”。

第二,由于“基本”一词具有较强的相对性,某种事物或者概念是否为“基本”并无十分确定的界限和标准,故人们往往会在不同意义上使用“基本”一词,从而在日常用语中出现各种关于“基本”的表述。但在党的文献中,“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这三个概念均有其特定的内涵,不能任意理解,也不能任意使用。

第三,从党的十三大到党的十九大,“三个基本”的形成历经多个发展阶段,持续了 30年时间,来之不易,应该倍加珍惜、长期坚持。在“三个基本”形成过程中产生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基本方略,都凝结着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共产党执政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必须认真理解其主要内涵,领会其精神实质。

第四,对于“三个基本”,不能仅仅关注其名称,更要关注其内容。相较于其他几个“基本”,“基本理论”的内涵随着党的理论创新的进程不断丰富和发展。就目前而言,“基本理论”指的是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内的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关注“基本理论”,就要关注这个理论体系的形成过程、基本内容、精神实质、历史地位以及不同构成要素之间的相互关系等;关注“基本路线”,就要关注基本路线的形成过程、基本内容(各项要点及其相互关系)、现实要求等;关注“基本方略”,就要关注“基本方略”本身的形成过程和具体内容等,还要在此基础上关注“十四条坚持”中每一项的形成过程和现实要求等。

第五,在党的文献中,“基本”多是相对于“具体”而言的。除了研究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我们还应该在此基础上研究党的具体理论、具体路线、具体方略,从而不断深化和细化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改革开放规律的认识。

第六,考察“三个基本”的形成过程与其主要内涵,不是为了考察而考察,而是为了更好地贯彻“三个基本”。只有既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既知“其名”又知“其实”,化“熟知”为“真知”,才能不折不扣地贯彻好“三个基本”。

第七,在新时代全面贯彻“三个基本”具有重要意义。贯彻基本理论,可以为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思想指导和行动指南;贯彻基本路线,可以为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政治前提和路线保障;贯彻基本方略,可以为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必须遵循的方针、原则、方法等。

第八,为了更好地贯彻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首先要在思想层面全面准确地把握“三个基本”的形成脉络、基本内容和精神实质,增强贯彻“三个基本”的自觉性;其次要在政治层面高度认同和重视“三个基本”,将其切实体现于各项工作中,增强贯彻“三个基本”的坚定性;最后要“从组织上保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的贯彻落实”。

(作者:冯务中,清华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来源:《党的文献》2020年第2期)

作者:冯务中   编辑:蔡阳艳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djt@jschina.com.cn。
下一篇